张大千的「大吉岭」岁月

 行業新聞     |      2019-08-21 14:27
 

大吉岭时期,是我画多、诗多,工作精神最旺盛的阶段 , 我畜有印度猿猴,目力当时最佳,绘的也多精细工笔...... 

 

上世纪四十年代之大吉岭

 

 

一九四九年底,张大千偕夫人徐雯波 应邀赴印度筹备展览 翌年五月,大千伉俪转往印度北部喜马拉雅山南麓之「大吉岭」暂居。 该地林木青葱,风景宜人,海拔高逾二千五百公尺,远眺喜马拉雅山雪峰,乃著名避暑胜地。大千深深喜爱,流连不忍离去,寄寓当地前后逾一年,期间笔耕极勤,且无外界纷扰,故笔下量丰质精,乃传统工笔画风发挥淋漓极致之时期。是次拍卖集张大千「大吉岭时期」之走兽、山水、人物、花卉精品,题材多元化,亟见画家造诣之精。



 

猿,乃张大千毕生钟爱动物之最。 有谓未出娘胎,其母得梦僧人献猿,甫出生已被视为转世黑猿,取字「蝯」,即猿之古写。 他拳猿作伴,一度多达十只,即使远在大吉岭,亦「猿」影不离,既出于钟爱 ,亦为解寂寥:

 

「大清早我一起床牠们就等在外边,我一出去散步,跑过来牵着我的手,懒家伙,走不了几步,就跳到我怀里要我抱着走,有些时候调皮还扯扯我的胡子!

画家蓄养之长臂猿

 

 

一九五○年十月 下旬,画家绘 〈老树清猿〉 按〈大吉岭诗稿〉,该年八、九月间,画家有〈香港所寄猿忽至喜赋〉诗,自此诗画中随之多见猿踪,本幅所题〈咏猿〉诗,即此时所出。

 

 

〈老树清猿〉

设色纸本 立轴 一九五○年作

131.5 x 60.6 公分

HK$ 8,000,000-12,000,000

泰国私人收藏

著录

〈张大千画集〉,高岭梅编(香港,东方学会,一九六七年一月),图版37

〈张大千谈画〉,熊念祖主编  台北,中国艺廊出版社,一九七五年六月  ,页 86

 

款识:

年时高啸处,庶类引清商。

趫捷翻来措,攀援为底忙。

所嗟君子化,稍惜老人狂。

月暗窥星白,无因与断肠。

庚寅重九后,大吉岭写。月前有此诗,遂书其上。蜀人张大千爰。

 

画家署簽

 

 

画中黑猿体型硕大,躯干结实,通体漆黑,毛发蓬松浓密,伸手垂掌,应为长臂猿之一种。按大千署签,此乃其「所豢清猿」也,故外型盖不类同早岁仿古之作。




画面未缀背景,黑猿曲膝蹲坐横枝,环顾四周,似高踞树顶,反衬通纸薄染花青所营造背靠之淡蓝天际,直是大千〈为双猨架屋口占〉诗中「殷勤觅个高松树,为尔营巢宅峻青」之意。



画家下笔劲健爽利,线条曲折多变,老树横枝,状若嶙峋怪石,姿态奇崛,古意饶生,翠叶嫩芽满爬于上,生机勃现。布局削繁就简,不见粗树枝干分散,仅得横枝两段,一高一低斜上,恰好平衡画面空间。绿叶黑猨,色调一鲜一沉,见对比强列之视觉效果。若参照画家笔下写猿之作,多出诸半工半写,或全写意,构图较类传统,如本幅全出诸工笔,似得稿自写生,布局精奇,足证画家创作时精力充盈,堪称盛年时期之力作。

 


画家笔下绘猿稿

 

 

翌年,大千先生离印返港,所饲印度猨亦有携回,初暂居「梅云堂」主人高岭梅寓所,后在九龙亚皆老街租屋,猨则栖息于院中凤凰木上。

 

画家署签谓「辛卯三月装成」,即一九五一年春,乃返港后送付装池,至今原装裱仍存。 后归潮安商人许璧松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