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永乐 铜鎏金绿度母

 提示:點擊圖片可以放大

藏 品:明永乐 铜鎏金绿度母
編 號:
起拍價:HKD:2,600,000-3,600,000
成交價:HKD:4,720,000
規 格:高6.3cm
来源
香港苏富比,2006年4月10日,编号1803

此尊造像很好地诠释了明宫廷造像优雅的美学修养和高超的艺术水平。尺寸较小,却准确表现了绿度母的神态,是一尊标准的永乐宫廷造像缩小版。面庞方正,垂眸含笑,表情沈静深远,髪髻高绾,顶缀髻宝,五叶宝冠精美简单而不繁复,耳后缯带悠悠扬起,圆形团花大耳铛垂落肩头。双手施转法轮印,各牵莲枝,莲枝经双臂,贴身体外侧至肩头开敷。度母胸前饰璎珞,小腹部紧收,脐窝深陷,富有肌肉感。度母下身着裙,裙衣质轻薄,仅以双连珠纹表现衣褶。

此尊绿度母的莲座极为特殊,不似常见永乐宫廷造像单一的双层莲花宝座。此莲座总体呈「亚」字形须弥座,底部为四层台阶,之上盛开的邬巴拉花托起饱满的双层莲座,两只莲朵饱满盛开从台座下伸出,双侧各有一尊盘腿游戏坐姿双手托莲座的龙女,莲座为双层饱满的仰覆莲座,风格为标准的永乐宫廷造像制式。莲座背部也十分特殊,莲座与台阶之间浮雕模印三朵缠枝莲纹。
而本尊造像背部所浮雕的缠枝莲纹在明代瓷器和漆器中时有见到,《故宫博物院藏文物珍品全集-青花釉里红(上)》编号79,明永乐青花缠枝莲纹压手杯所绘缠枝莲纹有异曲同工之妙。而在《故宫博物院藏文物珍品全集─元明漆器》编号50,明永乐剔红莲枝莲纹小圆盒中浮雕的缠枝莲纹则更为接近。
绿度母结跏趺坐于仰覆莲束腰莲花座上。莲座做工讲究,细长饱满的莲花瓣前后满施一周。莲座上刻「大明永乐年施」铭文,款识规整,字体秀美。整体造型优美,做工精致,金色悦目,品相完美。

明代宫廷造像具有重要的宗教、艺术、历史和科学价值,是当今艺术品市场上最受青睐的佛像品类。此像以鲜明的风格特征、标准的刻款标记和完美的造型样式,显示了明代宫廷造像精致典雅的艺术气象。特别值得注意的是,此尊造像从底部剁口可以看出,造像原有封底,惜封底已佚,与常规尺寸的永乐宫廷造像装藏相同。这是一尊独立装藏供奉的造像,这样的小尺寸作品应当是供养于嘎乌中随身携带供奉。与之具有同样功能的可参见2014年纽约苏富比秋季拍出的明永乐铜鎏金红阎魔敌造像,高8.9cm。不同的是,本尊造像为少见的寂静相,盈寸有余,却比例精准,细节刻画一丝不苟,精彩绝伦。这尊永乐宫廷造像却融合众多艺术风格,精工细制,也只有永乐一朝能够做到,此题材仅见唯一一件。

此像除了具有明代宫廷造像共有的殊胜特点外,在体量上还具有极大的特殊性。此像高度仅有6.3cm,为现存明代宫廷造像中尺寸最小的造像,类似体量作品目前仅见北京首都博物馆藏「大明永乐年施」款铜鎏金绿度母像。此造像以其重要价值和稀有体量,堪称明代宫廷造像中难得的珍稀品种。永乐宫廷「御用监」「佛作」的工匠,显然都怀揣着一颗敬畏之心,所以即使是小小的寸佛,也做得如此精致而不失大气。通过它,我们可以看到古人的虔诚,也可以感受到过去时代的信念,将其捧在掌心或置于案头,观之总会产生难言的喜悦。
清净广严─重要藏家珍藏永乐宫廷造像(Lot3201-3211)

丰碑永驻 万世尊崇
——三尊特殊的明代铜鎏金宫廷造像赏评

保利香港拍卖有限公司将推出《清净广严—重要藏家珍藏永乐宫廷造像》专场拍卖。它是继2006年香港苏富比之后明代宫廷造像的又一次大规模集中亮相,必将在艺术品市场上产生极大的轰动效应,再一次掀起明代宫廷造像收藏的热潮。此次专场上有三尊造像——胜乐金刚、大威德金刚和喜金刚特别值得我们注意。它们做工精美,品相完好,造型独特,题材稀有,不仅具有明代宫廷造像共有的文化艺术价值,而且以独特的题材与造型显示了特殊的历史、艺术、工艺和宗教文化价值。笔者有幸先睹为快,深感其价值非同一般,故乐于在此与大家一起分享。

胜乐金刚又称上乐金刚,清代宫廷称「胜乐王佛」。是藏密无上瑜伽部母续修习的重要本尊,也是藏传佛教尊奉的五大本尊之一。在西藏历史上,噶举派最为重视此尊修法,成为该派修法上的一大特点。常为四面十二臂形象。其形象特征为:站立姿势,全身蓝色。四面颜色各异,居中蓝色,右边白色,左边红色,后面黄色,分别表示增益、息灾、敬爱、降伏四种事业和功德。每面有三只眼,表示能够观照过去、现在和未来三世。头戴五骷髅冠,表示无常和勇武。头顶有双金刚,表示方法与智慧双成。腰间围虎皮裙,象征无畏和勇猛。项挂五十人骷髅,代表全部佛教经典。有十二只手,象征能够克服十二种缘起的方法。主臂相交于胸前,结金刚吽迦罗印,左手持金刚铃,右手持金刚杵,两手同时拥抱明妃。其余手伸向两侧,分别持斧、月形刀、三股戟、骷髅杖(天杖)、金刚索、金刚钩、活人头等法器或结印。有两条腿,右腿伸,足踩四臂红肤玛哈得瓦神,左腿曲,足踩蓝肤四臂时间符号女。身下是莲花座,表示出离尘世。其明妃叫金刚亥母,一面二臂,头戴骷髅冠,红色身,面有三目,右手持月形刀,左手拿人骷髅碗献予本尊,左腿伸,与主尊右腿并齐,右腿盘于主尊腰间。

此尊明代宫廷胜乐金刚像突出特点有两个方面:一是它的题材与造型,非常独特。据目前所见,它是现存明代宫廷造像中唯一的一尊胜乐金刚像,其珍稀程度可与2006年现身香港苏富比拍卖的旃檀佛像相比,而此像造型要比旃檀佛像复杂得多,所以更加珍贵难得。二是题材重要,具有极高的宗教和历史价值。此像是藏密无上瑜伽部母续尊奉的重要本尊,在藏传佛教修法中有着极为重要的地位和功用,其宗教价值非一般造像可比。同时,据明代藏传佛教历史记载,此尊在明代主要为藏传噶举派崇奉,噶举派当时在西藏地区势力最大,是朝廷笼络的主要宗教派别。在永乐皇帝敕封的「三大法王」中,噶举派僧人哈立麻(又名称德银协巴)受封为「大宝法王」,位居三大法王之首。由此可见,此像以其明显的教派属性又具有见证永乐王朝推行「众封多建」宗教政策,崇重藏传噶举派及其僧人的重要历史价值。

大威德金刚是印度梵语的意译,音译「阎曼达嘎」,是文殊菩萨降伏死魔示现的教令轮身。由于他威德极大,能断除各种魔障,降伏阎罗法王,所以称「大威德金刚」。又因其形象为牛首人身,所以又称「牛头明王」。是藏密无上瑜伽父续修习的重要本尊,也是藏密崇奉的五大本尊之一。其形象有多种,其中最能代表其修法和内涵的是三十四臂双身形象。其形象特征为:身体呈青色,有九头,分三层排列。最下层七头,居中一头最为突出,蓝色,有一对水牛角,象征阎王,左右各三头,颜色各异;第二层一头,为吃人夜叉,名参怖;顶层一头,为文殊菩萨本尊像。每头皆戴骷髅冠,面有三目。三十四臂为中二手拥抱明妃,其余手臂伸向两侧,手中皆持法器,各有不同寓意。有十六条腿,左右各八,右边八腿屈,压服八天,其下又压八种人与兽,左边八腿伸,压服八天女,其下又压八种禽类。项挂五十人骷髅念珠。足下有单层覆莲座,莲花上有太阳,背后有火焰。其形象特征皆有深刻佛教寓意,其中九头表示大乘佛教的九部经典;二牛角表示佛教真俗两种谛理;三十四手加上身口意三业表示佛教修行的三十七道品(八正道、四智、四精进、四禅定、五根、五力、七菩提分);十六条腿表示十六空;左足踩八种人和兽表示八种成就;右足踩八飞禽表示八种自在;裸体表示脱离尘垢;座下莲花表示脱离轮回;莲花上红日表示心如太阳当空,遍知一切。这些具有象征意义的艺术特征共同构成了一部完整的藏秘修法——大威德金刚。

这尊明代宫廷大威德金刚像的突出特点有五个方面。一是形象复杂,造型完美。此像共有三十四只手、十六足、九个头,是藏传佛教所有造像中形象最复杂的一尊。其整体造型大方稳重,气势逼人,充分表现了大威德金刚大无畏、大恐怖的宗教特质。二是雕刻精细,形象生动传神。不论是躯体、四肢,还是局部的持物、装饰,都刻画得活灵活现,生动逼真,体现了极高的雕刻艺术水平。三是工艺独特。整躯造型敦实,铸胎厚重,全身打磨干净利索,金水一流,金色黄里透红,富丽绚烂,显示了皇家艺术的高贵品质和恢宏气势。四是题材重要,具有极高的宗教、历史价值。此尊是藏密无上瑜伽部父续尊奉的重要本尊,宗教地位极高,宗教意义非同一般。同时,据历史记载,此尊在明代时主要为新兴的格鲁派崇奉,而明初朝廷封赏的西藏高僧就有格鲁派高僧,即宗喀巴的弟子释迦也失,他在永乐十三年时被封为国师,在宣德时受封为「大慈法王」。可见,此像又具有见证永乐王朝崇奉格鲁派及其僧人的重要历史价值。五是在明代宫廷造像中题材、造型罕见。据称,现存单尊的明代宫廷大威德金刚像唯此一尊,西藏布达拉宫也藏有一尊,但配有坛城,是坛城的一部分,由此足见其珍贵稀有的程度。另外,此像在造型上还有一个独特之处,那就是在其左右腿之间安设了两个小型坐像,这是后代大威德金刚像上少见的特点,体现了明代大威德像独特的造像仪轨和艺术特征。

喜金刚又称欢喜金刚、呼金刚,藏语称「杰巴多杰」。是藏密无上瑜伽部母续修习的重要本尊,也是藏传佛教尊奉的五大本尊之一。在西藏佛教历史上,主要为藏传萨迦派崇奉。常见为八面十六臂形象。其形象特征表现为:八面方位和颜色不一,皆有不同的宗教寓意。各头皆戴骷髅冠,头顶红发竖立,并安有双金刚。嘴部张开,露出笑容,象征「大乐」。中二手相交于胸前,结金刚吽迦罗印,并拥抱明妃,手中持骷髅碗,碗内盛血水或甘露。其余手伸向两边,亦皆持骷髅器,髅器内盛不同的神物。其中,右边髅器内所盛神物依次为白象、绿马、白驴、红狐、灰驼、红人、绿羚羊神、赤猫,左边髅器内所盛神物依次为黄土神、白水神、绿风神、红火神、白月神、红日神、青狱帝、黄夜叉。四腿姿势不一,前两腿站立,后面两腿盘曲。胯下挂有人头,足下踩三个仰卧人,表示降伏贪、嗔、痴三种无明魔障。其明妃叫金刚无我母,身体亦呈蓝色,一面二臂,头戴五骷髅冠,黄髪上束,面有三目,右手执月形刀,左手捧盛满血的骷髅碗献与主尊,上身挂五十人骷髅念珠,下身着虎皮裙,左腿伸,与主尊右腿并齐,右腿钩在主尊的腰间。

这尊像的突出特点有三个方面:一是造型复杂罕见。此像共有八个头、十六只手,并拥抱明妃,是喜金刚最圆满、最标准的一种形象,造型之复杂仅次于大威德金刚像。据目前所知,在现存的明代宫廷造像中,这种造型的喜金刚像共有四尊,包括此尊在内,由此可见其珍稀程度。二是题材重要,具有极高的宗教和历史价值。此尊是藏密无上瑜伽部母续尊奉的重要本尊,历史上主要为藏传萨迦派崇奉,代表着萨迦派的思想追求和修行理念,宗教价值极高。同时,据历史记载,在明初推行的「众封多建」的宗教政策中,萨迦派是朝廷最早笼络的对象,明初敕封的「三大法王」中,萨迦派的昆泽思巴就是最早受封的一个法王,称「大乘法王」。由此可见,此像以其明显的教派属性又具有见证永乐王朝对西藏实施「众封多建」宗教政策、尊崇萨迦派及其僧人的重要历史价值。三是形象特征具有独特之处。主要体现在十六手所持骷髅器内的神物上。按喜金刚造像仪轨记载,其十六手所持骷髅器内一般都盛各种神物,但此像只有一部分骷髅器内盛有神物,大部分骷髅器内不是神物,而是上师像,特别是左边骷髅器内所盛全都是上师像。这些上师像皆端坐合掌,身披袈裟,造型姿势与形象特征完全一样,表现的应当是同一个藏传佛教历史人物。结合此像神格分析,它们表现的极有可能是当时或之前萨迦派一位著名的僧人。如此看来,此像在造型上又具有特殊的宗教价值。

在过去十余年的佛教艺术品市场上,明代宫廷造像一直扮演着十分重要的角色,引导市场不断前行。近些年,我们欣喜地看到,佛像市场不再是明清宫廷佛像一统天下的尴尬局面,一些艺术性、工艺性较强和题材独特的佛像,特别是一些高古佛像纷纷脱颖而出,成为市场的新宠。这本来是一个很好的现象。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和事态的发展,已开始呈现出一边倒的趋势:一些高古佛像、特殊题材和工艺的佛像大行其道,而一些风格典型、时代标准,在艺术史上具有突出地位和绝对代表性的造像受到冷落,价格一落千丈。像明代宫廷造像、清代宫廷造像也成为冷落的对象。这就不是一个正常的现象,不得不让人担忧。笔者始终认为,市场的表现永远只是一种暂时的现象,是部分行家和藏家个人兴趣的暂时转移和投注,不能视作一种正确的、持久的收藏方向,而真正正确的收藏方向一定要基于艺术品自身所具有的价值考虑,而其价值一定是全面的、丰富的、恢弘的、博大的、积极向上的,既在艺术史上具有重要的地位和影响,又能体现国家或民族科技水平、精神面貌和审美情趣。像明代宫廷造像是汉藏艺术交融的结晶,它反映了当时国家大政方针,反映了明朝帝王对于佛教的态度和良苦用心;反映了当时整个国家和社会的精神面貌,也反映了国家政治、经济和文化的综合实力;反映了当时最高的雕塑艺术水平,也反映了当时最先进的科学技术成就;反映了当时汉藏民族之间文化艺术交流,也反映了汉藏民族之间的友好关系。总之,它是一个时代政治、经济、文化、艺术、科技、民族关系等综合发展水平的完整体现,它是一座艺术的丰碑,文化的丰碑,更是一座历史的丰碑。站在当时的时代,它就是当时大明王朝的形象;而从今天看过去,它就是明朝物质与精神文明的综合象征。我们今天回望那个时代的文化艺术,明代宫廷造像无疑是人们心目中首选的重要代表,不知道舍此还有甚么更好的艺术更能代表那个时代的艺术气象和人文风貌。

因此,对于佛教造像艺术,我们千万不可舍本逐末,顾此而失彼,而应当遵循艺术发展的基本规律和主流方向,去重视那些在中华民族艺术史上具有民族审美特色和工艺特点的造像。明代宫廷造像无疑是最具民族审美和工艺特色的优秀艺术代表,其艺术地位和价值永远是不可撼动也无法替代的。试想,如果市场上没有明代宫廷造像,如果佛像收藏中缺少明代宫廷造像,那将是一个多么大的缺憾!因此,笔者坚信,在今后的佛像艺术品市场上,明代宫廷造像仍将作为中国古代佛像中的尤物受到佛像收藏及爱好者的追捧,继续发挥重要的引领作用。

首都博物馆研究员:黄春和
2017年5月2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