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宋 汝窯天青釉洗

 提示:點擊圖片可以放大

藏 品:北宋 汝窯天青釉洗
編 號:
起拍價:USD:37668800
成交價:-
規 格:直徑13cm
相關資料
冰裂瑩翠-汝官窯筆洗
康蕊君
北宋晚期禦瓷汝官窯,造於河南汝州,今寶豐縣,近千年來地位至高,實為神品,乃中國歷史之珍,顯中國哲學之華,集中國美學之粹。汝瓷小巧樸雅,溫婉雋永,不僅代表中國陶瓷藝術之真髓,歷史意義更是深遠,古今名藏均以其為首,然珍稀無比,壹器難求。
此件汝官窯筆洗,釉如凝脂,天青猶翠,冰裂瑩澈,器形巧致雅絕,底見三芝麻花細小支釘。為臺北鴻禧美術館舊藏,通器完美臻善,當屬汝官瓷之範。
與南宋杭州官窯瓷相異,汝瓷特征極為明確,然釉色仍有多樣變化,可見淡藍乳青無紋者,壹如香港蘇富比2012年售出之葵花式洗(見以下名錄編號29),亦有瑩亮晶透,青翠泛藍,細披冰裂開片紋者,即如本品。早明曹昭《格古要論》尚前者無紋,南宋杭州官窯則似以後者為典範,二者均極為珍罕,兩造之間更見各式釉色變化,色有淡灰者、開片遍布,或片紋染深,但釉面乳濁不透者。
無論物換星移,此件汝官窯筆洗臻美耀眼,仍屬傳世汝瓷之最,釉色相近者如大維德基金會藏品(53)、羅斯卡博物館藏壹對圓洗之壹(57)及 Princessehof Keramiek 博物館藏例(59)。觀傳世汝瓷名錄可知,如此釉色僅能見於尺寸較小且造形素雅之器,而尺寸較大或器形繁復者,其釉色往往略偏,不若典型,壹如大維德基金會藏知名長頸瓶,汪慶正因而曾質疑其汝窯身分(汪慶正等,1991年,頁116)。
逾九百載,歷經千秋萬代之珍愛細藏,此汝官窯筆洗方可保存得如此盡善完美。汝瓷稀若晨星,據傳世名錄可見,汝窯從未大規模燒制,同壹器形往往僅見壹、二例,造形簡素者,則尺寸各異,底作三或五顆支釘等。例如存世五件瓶器(編號1-5),僅有二瓶造形壹致;六件水仙盆(編號6-11),可至少分類為二種尺寸;三件香爐之壹(編號14),遠較另二器(編號12-13)為大;三十三件筆洗(編號30-62),器形可見些微差異,尺寸自12.3公分至16.7公分不等,無統壹規範。
異於南方龍泉地區可長達百米之龍窯,汝窯燒造於僅止兩米長之饅頭窯,不同於定瓷類節省空間之覆燒方法,汝瓷采立燒,且各器制於獨立匣缽中,更使空間局促。窯匠小心翼翼於窯具上平衡泥坯,以三或五顆細小支釘支撐全器,困難重重,燒造成功者遂少。汝瓷多需二次入窯,先素燒,復釉燒。釉面開片紋乃出窯冷卻時,釉與胎身之收縮速度不同所致,起因偶然,卻成汝瓷特色。燒成如同天然寶石結晶般閃爍迷人之冰裂釉色,卻仍需天時地利,非人為可控制。
汝瓷引古思、憶史訓,輝映北宋徽宗壹朝(1101-1125年在位)汴京之盛,藝詣文風至高;又讓人痛念南宋高宗(1127-1162年在位)遷都臨安,外患交迫,仍試圖於杭州再造大宋榮光。
學者相信官汝窯之燒造時間極短,普遍認為或只廿載,約於北宋哲宗(1086-1100年在位)至徽宗二朝之間。陳萬裏專文(陳萬裏,1951年)述應為1086年至1106年壹說,廣得認同,但仍有少數學者持他論。雖無記載帝王直接命燒汝官瓷,史料有錄朝廷嫌河北定瓷口沿有芒,敕另設官局燒青瓷,窯建河南汝州,或開禦瓷訂燒先例,棄前從各處貢瓷中擇佳之法。
汝瓷素雅不艷,含蓄實華,呼應宋人尚真、順應萬物之世界觀。如此品味為北宋思想家王安石(1021-1086年)所尚,布衣粗食,樸簡歸真,深切影響當時文人畫家,不同於畫院派華麗構圖與繁復技法,他們筆下線條簡約,描寫自然鄉野,樸拙而意趣橫生。壹如宋時畫家繪山水重雲氤之美,瓷匠亦追求燒出「雨過天青色」,而唐代所尚如玉之濃翠綠。瓷雖非寶石黃金之貴,經過高溫窯燒而得的柔美釉色,偶然自來之晶亮冰裂,壹切順應自然,樸實而綺麗,深深應合中國文人之德。宋人賞瓷,評其器形、釉料、色澤、觸感,仿佛早已預言簡約主義的到臨,不論是風格或技術,至今仍是藝人工匠們的靈感泉源。對雅瓷的追求,始於宋時文人墨客,未幾傳至內府,漸同此好。
女真南侵中原,北宋衰亡,汴京失守,遷都杭州臨安,汝窯定窯同告陷沒,內廷欠乏佳瓷,高宗遂於杭州新設官窯,依樣照造仿故汝。此件汝官窯筆洗之天青釉色及冰裂紋,即得南宋官窯致力摹效(可比較國立故宮博物院藏品:臺北,2016年,圖版II-2、II-7、II-11及12、II-42及43)。
紹興二十壹年(1511年),宋高宗得重臣張俊奉進汝瓷十六件,如此重禮可知張氏權重顯赫,且忠心不二,得後人記載(《武林舊事》,通書記杭州舊事,周密著,1232-1308年)。北宋汝瓷只供禦廷,僅有揀退之品出售,殊不可得,張氏何以能得十數汝瓷,且為可供禦之質,仍未得解。
明人重汝,稱汝瓷底部支釘痕為「芝麻粒」,首見於萬歷十九年(1591年)高濂《遵生八箋》初刊。惜真品難得壹見,乏汝瓷範本可依,盡管景德鎮窯擬燒各朝佳品,未見仿汝。唯壹例外者為壹件藍釉水仙盆,書宣德年款,乃景德鎮禦窯依照畫中汝瓷而作(《明代宣德官窯菁華特展圖錄》,國立故宮博物院,臺北,1998年,圖版36)。及至清雍正始仿汝瓷,世宗曾敕將各式汝器南送禦窯,以便仿制燒造。雍正十年(1732年),禦旨燒造瓷品清單,記「銅骨無紋汝釉,仿宋器貓食盤人面洗色澤」以及「銅骨魚子紋汝釉,仿內發宋器色澤」(Stephen W. Bushell,《Oriental Ceramic Art: Illustrated by Examples from the Collection of W.T. Walters》,紐約,1986年;重刊版,倫敦,1981年,頁194f)。雍正七年(1729年),內務府活計清檔列各式汝窯筆洗三十壹件,或有銘文,珍存於可能來自日本之洋漆箱中(臺北,2006年,頁25),記載為鐫有刻文者,皆與現存臺北藏品吻合。雍正六年至七年間(1728-29年)繪制〈古玩圖〉二卷,其中描繪數件禦藏汝瓷,如壹件金屬扣口水仙盆(下列編號7,並見康蕊君,〈Art in the Yongzheng Period: Legacy of an Eccentric Art Lover〉,《Orientations》,2005年11/12月號,頁65右上),及大維德基金會藏壹汝瓷盌(編號17,見《盛世華章》,英國皇家藝術學院,倫敦,編號168左下)。
乾隆帝對汝瓷賦詩詠嘆,且命宮中匠人鐫文於器,致使汝瓷名氣更勝從前。傳世汝瓷八十七件中,二十二件刻有其禦題詩。高宗略欠明辨汝瓷之識,時有錯認,更曾誤將先父在位時仿汝器以為宋時真品,鐫詩詠贊(前述出處,編號197)。
1923年,滿清帝制(1644-1911年)已亡,紫禁城將開放為公眾博物館之前,用以典藏古物之建福宮發生大火,據傳為宮中太監為掩飾監守自盜之行而為,余燼中僅存少數的汝瓷及明成化鬪彩雖遭祝融波及,仍未全毀,傳世八十七件汝瓷中,即有十五件曾為火損。在西方,直至1935-1936年,假倫敦英國皇家藝術學院舉行之《倫敦中國藝術國際展覽會》展示由中國政府借出汝瓷十件,才確知神秘佳器之貌,然少數汝瓷已在此之前納入西方典藏,其中大維德爵士與 George Eumorfopoulos 珍藏汝器均共列此展。大維德爵士因策展而能近距離賞鑒汝瓷,深入研究其歷史背景,展覽結束後更於《東方陶瓷學會匯刊》撰文〈Commentary on Ju Ware〉(大維德,1936-1937年)。
多年來,人們屢尋汝窯遺址不果,直到1986年,才發現河南寶豐清涼寺汝官窯址,並出土大量汝官窯器殘片。據出土瓷片,寶豐窯也有燒制民用瓷器。傳世汝窯器壹般小巧淡素,但考古發掘顯示,汝窯藝匠敢於創新,挑戰復雜立體形狀、鏤空、劃花等設計,惜似乎未有標新創異之全器流傳窯外。近年發現多個窯址,雖有說或為北宋官窯,尤河南汝州清涼寺附近之張公巷(北京,2009年),其出土瓷片卻與傳世汝器有別。